番外四《约定》

这是一个清凉而宁静的早晨。 
    “啊!!” 
    忽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声响彻浅碧山。 
    “师傅!不好了!大师兄被影盗给偷走了!” 
    深广雅丽的浅碧宫里,即将醒来及尚未醒的浅碧派弟子们全都被这一句话彻底震醒了,纷纷披衣破门而出,追着那大叫的人一路到了大殿。 
    而他们的师父、浅碧派现任掌门——季庄本来正悠闲地端着一杯茶,可此时,那一杯香茶全侍候了那件灰色道袍。 
    “师父,大事不好了!大师兄被影盗给偷走了!你看,这是影盗留下的。”气喘吁吁的徒弟将手中纸条送到师父面前。 
    季庄接过,展开。 
 
    谕浅碧派: 
        予常闻贵派乃武林第一剑派,剑法之多,剑招之奇,武林无可相比。所以予想将贵派之天下无双的剑谱皆收藏至予之宝库,特至贵派剑阁一探,然剑谱 之众非予一人可取也,甚令予为难。又知贵派大弟子任杞乃绝代奇才,已会五十套剑法,实乃活生生之“剑谱”也,故予携其同归,待予兴尽时当还之。勿念勿扰。 
                                                                                        影盗·叶空影 
 
    “师父,怎么办?”报信的徒弟急切地问道。 
    “这影盗好大的胆子,竟敢偷到我们浅碧派来了!”有弟子叫嚷道。 
    “这影盗上次还把明二公子给偷走了呢。”有弟子忽然想起年前之事。 
    “师父,这影盗实在太嚣张,偷完了明二公子又偷走我们大师兄,抓到了要好好惩治。”有弟子则道。 
    殿中那些因刚从床上爬起来所以衣衫不整的弟子们纷纷发表意见。有的说首要之事是找回大师兄;有的说应该发出武林帖,号召群雄抓这嚣张的影盗;有的则说影盗的癖好怎么这么怪,竟然偷大活人;还有的则等师父拿主意。 
    面对殿中神色焦急的众弟子,季庄伸手弹了弹衣上的茶叶,然后慢慢悠悠地道:“这影盗不是说了么?‘兴尽时当还之’,所以没啥好着急的,反正会送回来的。” 
    “啊?”殿中众弟子听了全都傻了眼。 
    “没啥好担心的,你们都各自忙去吧。”季庄挥挥手,然后起身用早膳去了。 
    殿中的弟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了半晌,然后在三师兄、五师兄的带领下纷纷回去了,有的梳洗,有的练武,有的打坐。反正在大师兄身上耗了无数心血的师父都不着急,他们急什么。 
    而那个时候,就在离浅碧宫不远的一个山洞里,任杞被人解开睡穴,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首先映入眼的是一双碧色的眼睛,光华流溢,比之那碧玉春水更加莹润生动,然后看入的便是一张妖美绝伦的脸,正绽着一抹浅笑,似乎对自己颇有兴趣。 
    “醒啦?”那声音清魅酥骨。 
    “嗯。”任杞动了动眼珠,意识慢慢清醒,看清了面前的人,顿时跳了起来,只是没能成功跳起,这才发现自己四肢没法动弹,穴道依旧封着呢。只不过他此时没工夫想这些,而是一脸惊异地看着面前的紫衣女子:“你……你……你……兰七少!你……你怎么这个样子?你……你是女子?” 
    眼前的人虽然装扮不同往昔,可那双碧眸、那张妖美的面容,他自然不会认错,就是小师弟的那个未婚人——兰家家主兰残音!当年在英山上,小师弟为了这人是男是女可是大哭了一场,而到最后,他也没弄清这人到底是男是女,可此时……确确实实一身女装,容华慑人,比之那武林有名的美人秋横波、花扶疏的美貌,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是女子,自然如此模样。”兰七一脸的理所当然。 
    “你……你真的是女子?”任杞犹有些狐疑。毕竟在英山上小师弟也说过,这人着男装时就说自己是男人,着女装时就说自己是女人。 
    兰七碧眸眨眨,极是诚恳地道:“难倒任世兄要我脱衣服验明真身?”说着手竟真的搭在腰间,似乎打算宽衣解带。 
    任杞的脸顿时红了,赶忙道:“别……我信。”眼睛再溜一圈兰七,看她身段窈窕,哪里会是个男子。 
    “任世兄信了就好。”兰七微笑,手中玉扇打着转儿。 
    “我怎么会在这里?”任杞问。他被兰七一番惊吓算是彻底清醒了,这会儿回过神来自然便想起自己好好地睡在房中,怎么会到了这里,而且还动弹不得。 
    “因为我把任世兄偷出来了呀。”兰七刷地摇开玉扇,答得平静自然,笑得妖娆魅惑。 
    “啊?”任杞一愣,“偷出来?”他有些怀疑自己是否还在梦中,否则怎会听到如此荒唐的话语。 
    “是呀。”兰七笑眯眯地看着他,“任世兄是浅碧派最珍贵的宝贝,所以我特意去世兄偷了出来。” 
    兰七与明二自墨州回来后,决定要让风平浪静的江湖偶尔再掀几朵小浪花,所以要继续“盗取各家各派独一无二的至宝”这项伟业。 
    这一日,两人经过了风州,想着武林名门浅碧派不就在浅碧山上吗,而浅碧宫里独一无二的至宝会是什么呢? 
    两人一番思量,然后兰七想到了任杞。 
    作为风国皇室曾经的行宫,浅碧宫里的宝物肯定不少,只是要论到独一无二的,放眼整个武林,便是放眼以后数十年,只怕这个吃了很多凤衣丹以至于功力深厚百毒不侵、三十岁不到便会五十套剑法的任杞才是最最独特的,而浅碧派最珍贵的宝贝肯定也是这位掌门弟子。于是乎,两人打定主意要把任杞从浅碧山上偷出来。只是浅碧派多是一流高手,况且还有个与洺空齐名的人物——季庄,所以两人便趁着黎明前,夜最黑、人睡得最沉的时候,悄悄潜入浅碧宫里,将熟睡着的任杞偷了出来。 
    而任杞听着她的答话又是一呆:“偷我?偷了做什么?”难道兰七真是妖怪不成,要食活人血肉? 
    “这个嘛……”兰七一听这话,玉扇一合,抵在下巴上,碧眸上下打量着任杞,倒似真的思量起来。 
    任杞被她一看,顿时有些头皮发麻。 
    兰七一见他的反应,不由得心头一动,面上浮起妖异的浅笑:“原来任世兄也生得这般好看呀,我以前都没发觉。” 
    被兰七那双碧眸上下大量着,任杞已有些发冷,再听得这话,顿觉脊背生寒:“你……你想干什么?” 
    兰七抿唇一笑,一双碧眸灿若明星,玉扇一伸,挑起任杞下巴,又邪又魅地道:“自然是……采阳补阴了。” 
    任杞瞠目。 
    兰七微笑。 
    “采……采……采阳补阴?!”半晌后洞中才响起任杞变了调的声音。 
    “对呀。”兰七笑得很是欢快,盯着任杞,碧眸亮得慑人,好似能剥下他一层衣袍般,“任世兄还是童子之身吧,那更是滋补呀。” 
    于是乎,老实人宁朗的师兄——大老实人任杞,被吓出一身鸡皮疙瘩,惊恐地瞪着兰七:“你……你可是小师弟的未婚妻,你可不能……不能做这等事!” 
    兰七听他这话不为所动,玉扇沿着任杞的下巴慢慢地往下滑动,一边笑道:“宁朗自然是我的正室,说来本少娶了十七位夫人,那便从今日起,也娶齐了十七位夫婿吧。” 
    “你……你身为一派之主,竟然……竟然……”那玉扇凉凉的,每往下滑一点,任杞便紧张一分。他本来正在就寝,所以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月白中衣,等到兰七玉扇挑开他的衣襟露出胸膛时,他已是汗如雨下,急急唤道:“你……你快住手!” 
    兰七看着衣下那一片武人的结实胸膛,暗自与明二对比了一下,然后发现假仙的似乎更加好看些,不由得暗中撇了撇嘴,可又隐约地有些窃喜。碧眸盈盈瞅着任杞,一脸的无辜笑容:“任世兄,你怕什么?” 
    “我……你……”任杞结结巴巴。 
    正在这时,洞外传来脚步声,然后一人走入,青衫如荷,面如美玉,虽然一手提一捆柴,一手提一只山鸡,但依旧一派从容优雅之态,能有如此风范的自然是谪仙明二。 
    “啊,明二公子!快救我!”任杞一见他,顿时如见神仙。 
    明二望着两人,兰七的玉扇犹点在任杞裸露的胸膛上,明二空濛的眸子里有什么东西闪了闪。他将柴放在地上,然后手中那拔完毛洗干净的山鸡便挟着劲风砸向兰七。 
    “二公子,你怎么在此?难道也是给她……掳来……掳来……”后面的话任杞说不下去了。他暗忖明二公子如此风姿,此时此刻在此地出现,定也是被兰七用什么手段给掳来要做那等事的。至于同谋之嫌,面对谪仙明二,他是想都未想过的。 
    “采阳补阴。”兰七一边笑吟吟地替他说完,一边起身去接明二砸来的山鸡。那山鸡挟着劲风飞来,还未至,便先一阵腥风迎面扑来,入鼻的瞬间,兰七顿觉胸口一阵翻涌,想也没想,改接为拍,那山鸡便又飞回明二那里。 
    明二赶忙接过了,却见兰七疾步走到一边,扶着石壁便是一阵呕吐。但一夜过去,腹中已空,呕了几次没有吐出什么,只是干呕。 
    对于兰七如此反应,任杞不解,明二一样不明。 
    “怎么了?”明二走了过去。 
    “别过来!”兰七闻着腥味靠近赶紧叫道,“你把那鸡扔出去,我闻着难受。” 
    明二看着手中的鸡,然后抛到柴堆上,又倒了水囊里的水洗了洗手,这才走近墙角的兰七身前:“怎么回事?” 
    “不知道,只是闻着那腥味就想呕。”兰七抚着胸口靠在石壁上,面色有些发白,对于刚才的状况,她自己也是莫名其妙。 
    明二看她神色,也不知怎的,蓦地忆起在医书上曾看到的某些话,顿时心中一动,拉过她的手,指尖搭上她的脉搏。片刻,他满脸惊色,抬眸看着兰七,说不出话来。 
    “怎么?”兰七疑惑。与明二相识至今,还从未见过他如此不知所措的模样。 
    “你……”明二神色十分怪异。 
    “嗯?”兰七挑眉。 
    “你……有了。”明二吞吞吐吐。 
    兰七呆了一下,似乎没明白。 
    明二看着她,没说话 。 
    然后,兰七醒悟过来,顿时脸上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白,最后瞪着明二,张嘴,却半晌没出声,不知道想说什么。 
    两人此刻全都明白,可也都分不清心头到底是何感觉,只是觉得慌慌地没个定处。 
    自墨州有那么一次后,两人都不是拘礼法之人,一路上同行同宿,少不得常常缠绵一处,可两人却未想过会有这等事,只因从不曾放在心上,亦从不曾考虑过! 
    “什么有了?”任杞见两人气氛怪异忍不住问道。 
    兰七转头,看着任杞,然后目光一垂,看着自己的肚子,半晌,才以平静得近乎木然的声音道:“这里面有个孩子。” 
    “啊?”任杞先是一愣,待反应过来,顿时叫道:“你……你是小师弟的未婚妻,你怎么……怎么……有了别人的孩子?”凭他对小师弟的了解,他自然知道兰七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小师弟的,况且兰七这么个人…… 
    兰七看着自己的肚子,神思还处于震惊中,没有理会任杞的叫嚷。 
    而明二同样是处在震惊中。 
    于是洞中一片凝重的安静。 
    许久,任杞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回清晰而坚定:“兰……兰姑娘,我虽不知你对宁、兰两家的婚事如何看待,但我小师弟对你确是真心实意。你这般作为,又置他于何地?”当年自东溟岛回来,他便看出小师弟对兰七情根深种。 
    兰七转头看向他,神色依旧怔忡。 
    任杞此刻早忘了自身处境,只为小师弟抱不平:“兰姑娘,我小师弟是个实心眼的人,你若是另有所爱,那便该与小师弟解除了婚约。” 
   
    兰七闻言默然,碧眸幽深。 
    任杞面色庄重地看着她,等待她的回答。 
    许久,兰七自袖中取出一柄巴掌大小的银枪,手一扬,银枪插入洞壁,碧眸看一眼任杞,似乎要说什么,可最终她未发一言,转身离去。 
    任杞见之一怔。 
    而一直静默的明二看着洞壁上的银枪,微微弯唇,隐约一笑,眼见兰七的背影消失于洞口,明二忙走至任杞身边,解开他的穴道:“任师兄,多有得罪了。”轻轻一语后,身影一飘,便追着兰七而去了。 
    而洞中,任杞看着空旷安静的石洞,直以为是一场梦,可转动四肢,传来一阵僵痛,告诉他非在梦中,再一抬头,便见洞壁上插着的银枪。 
    那枪的样式是宁家的家传银枪,所以他知道这肯定跟小师弟有关,抬手,欲拔下来,可转念一想,又作罢了。他猜测着,兰七并未将枪交给他,也未留下只言片语,只是将枪插在洞壁中,定是要他将她刚才的举动告诉小师弟的。 
    数月后,任杞带着回山的宁朗来到山洞。 
    宁朗看到洞壁上插着的银枪,顿时面色一白,呆呆看着,一动也不动。 
    于是,任杞想,这或许就是解除婚约的意思?所以小师弟难过了? 
    只是宁朗最后离去时,并未将银枪拔下,而是将其留在了山洞中。无论任杞问他什么,他只是沉默以对。此后的许多年里,任杞有好几次看到小师弟独自一人去到山洞,对着洞壁上的银枪,有时怔立半晌,有时呆立半日。 
    而那洞中插着的银枪,便成了任杞心头的一个结。 
    很多年后,他偶遇兰七,那时候他已是稳重干练的浅碧派掌门,所以面对碧妖已可从容应对。于是他问她,将银枪留在洞中到底是何意?若是解除婚约,那为何不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说出来,也不至于小师弟这么多年都一直守着婚约孤身一人。 
    那时候,碧眸依旧妖异如昔的兰七闻言,并未立即回答他,而是神色怔忡。只因那一刻,她想起了很多年以前,他们从东溟岛回来,即将分道扬镳的时候,那个明朗如日的少年睁着朗如晴空的眼睛看着她,对她说:“我一生都对你好,我一生都不会变,你信我。” 
    于是,任杞在听到答案之前,先听见了一声沉沉的、幽幽的叹息声。那是他认识碧妖以来,第一次从那张妖美的脸上看到伤感。 
    兰七道:“任世兄,我将信物留在洞中,便等于将那个约定留在洞中,我已放开,宁朗是放是守,那由他定,若他情思已断,自可取了银枪,再与其他女子缔结良缘;若他执著于诺言,我却将银枪亲自递到他手,那便是对他的侮辱,是另一种伤害。所以,我只将银枪留在那里,他心里也很明白。他能放开,我亦欣慰;若不能,那这一生我便待在他心里又何妨。有的人,求不得或许一生伤情,但有的人,无须求得只要存于心中便一生足矣。” 
    任杞闻言怔然。他回想起这些年来的小师弟,当年懵懂的傻小子如今已是江湖上人人敬仰的大侠,虽然孤身多年,却不见他有神伤寥落之时,他行侠仗义、目光清朗、神态安宁。 
    “我这一生,遇见什么人、做过什么事,我从未悔过。可是宁朗……是我一生的愧疚。” 
    兰七最后的话语任杞记着,可终其一生,他未曾与宁朗说过。他想,他的小师弟无须知道。 
    这世上,有的人一生遵守一个约定,一生心中放着一个人,亦过得满足而安宁。 
 
(本篇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本站 SSLV(4683632)

本站小说均为网络转载,以个人爱好收集。

且看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