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忽闻海外有仙山 终章 一曲千年(完结)

不知过了多久,浑浑噩噩的识海中终现一点毫芒,那线灵智之光初起,黯淡明灭,一息之间便延展方寸,宛如初次在苍野中苏醒之时。
 
  “我这是……在哪里?”
 
  他的意识挣扎着,试图从茫茫黑暗之洋中浮出来。挣扎之际,他似乎在无垠暗色中看到了一点青莹,飘飘荡荡,正悠然远去。青莹之中,有一个柔淡如水的身影,正安静宁定地望着他。她是如此的安静、温婉,以至于大多数时候,他甚至完全忽略了她。
 
  无论是携手共游,抑或是独修《轮回》,她都不过喜,不伤忧,是同样的柔顺似水。她又为了什么,只为了当初他那偶伸的援手吗?
 
  然而一切都要过去了,正如这点虽逶迤低徊但仍渐行渐远的青莹。
 
  “青衣!”
 
  他一声狂吼,霍然坐起!
 
  只听砰的一声响,眼前汤汁飞溅,碎瓷横飞,头顶更是一阵剧痛。原来床边一人正端了一大碗汤药,却不意他突然坐起,刚好一头撞在药碗上,将只青花大瓷碗撞了个粉碎。
 
  “臭小子!好久没回来了,结果一醒过来就闯祸!唉,可惜了俺这件新衫!”床边那人四十余岁年纪,中下身材,獐头鼠目。他一眼望去,登时脱口而出:“掌柜的!”
 
  这人正是掌柜张万财。听了这声叫,掌柜的脸色才算好了些,笑骂道:“臭小子,难得你还记得我,算你有点良心。”
 
  他怔怔看着掌柜的足有一刻,这才如大梦初醒:“是了,我是纪若尘!”
 
  一想起自己是谁,立时无数画卷如潮水般涌入,多少前因后缘,已尽数明了于心。
 
  世说百世轮回,为一大周回。
 
  其中多少爱恨交织处,多少豪情、皆化作了绕指柔,却又如何分说?
 
  百世之前,他也曾为君王,英武雄壮,世所罕见。其后为博伊人一笑,广聚天下之众,筑高台于太行,名为鹿台。高台成而天下反,他此时已知伊人为妖,却无分毫悔意,守高台而拒天下英豪。姜尚虽请下十万天兵,令得他节节败退,最终困守孤台,他却仍笑谈风云。只是他万万没有料到,伊人最终却弃他而去。那张狐皮之下,却是凛凛仙气!
 
  望那洒然背影,他愤而举火,焚了鹿台,也焚了自己。
 
  百世轮回,转瞬而过。
 
  今生今世,他成了九幽传人,而当年弃他而去的伊人,则成了艳名遍天下的杨妃玉环。她前世弃他而去,今世却因他而亡,也算是因果循环,造化弄人。只是此刻他已知道,实情并非如此。如不是诸多意外,这一世他命中注定的本该是再次死在杨玉环手中。与他爱恨纠缠不清的,本该是这个女子。
 
  谁又在暗中牵弄轮回、摆布生死?
 
  不过百世尘缘,纠缠牵挂的本该是谁,于纪若尘而言都已不重要。他略舒展了一下身体,心念动处,体内九幽之炎即行复燃。他再虚空一抓,修罗即在掌心中重现。纪若尘倒提修罗,即向房外行去。
 
  “臭小子!你要去哪里?”掌柜的追在他后面叫道。
 
  “昆仑里有个仙人禹狁,我去看看他怎么样了。如果还在,我去送他归西!”纪若尘边走边答,语声森寒如冰!
 
  既然未死,那他就要找禹狁再战。既然此身已是不死不朽,那就是战至地老天荒,也要将禹狁挫骨化灰!
 
  转眼间他已出了房间,来到了庭院中。正要一跃飞天之际,纪若尘忽然全身僵硬,呆在当场!
 
  掌柜夫人正从厢房中出来,手中捧着一点青莹,向纪若尘道:“这么急着去拼命干什么?那个什么禹狁早让人给归位啦!哪,这里有样东西是别人留给你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这是……”纪若尘盯着那点青莹,已说不出话来。但听扑的一声闷响,修罗落地,登时没入到坚硬的青石地内。
 
  他无言,小心翼翼地接过掌柜夫人手中的那点青莹,如掬水月。青莹入手的瞬间,他已感应到里面那一丝微弱之极的生机,若非他灵觉几已冠绝当世,根本无从察觉这随时可能逝去的生机。
 
  此时的纪若尘道行大成,早非昔日可比。他凝思片刻,已有决断,于是向张万财道:“掌柜的,借间客房一用。”
 
  纪若尘进了客栈中唯一的一间上房后,张万财仍在门口探头探脑地张望着,掌柜夫人也徘徊不去,不时向房中瞄上一眼。纪若尘即未关门,也未布下任何禁制,根本没有隐瞒之意。
 
  纪若尘先布下文王山河鼎,再将青莹小心翼翼地置入鼎中,而后向青莹深深地望了一眼,方徐徐闭上双眼。他双唇微开,吹出一缕至纯至烈的九幽熐炎,注入山河鼎中!九幽熐炎如一道笔直蓝线,一入鼎口,即行引燃了鼎中潜藏熐炎,一时之间,文王山河鼎口喷出幽幽蓝火,不住灼炼着鼎心中那点青莹!
 
  有所谓物极必反,九幽之炎可灭万物,也可生万物;山河鼎能炼妖,亦能聚妖。青莹一线生机,尽在于此。若能尽弃二物,或会有一线转机。
 
  见了屋内情景,掌柜的猛然一惊,脸上浮肉抽动,忍不住叫道:“那可是天地间绝无仅有的仙鼎啊!你这般用法,会毁了它的!”
 
  掌柜夫人蓦然大怒,一把抓住张万财耳朵,用力向外拖去,一边喝道:“张万财!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快给我死一边去!”
 
  张万财忍着痛,仍坚持叫着:“喂喂!臭小子,你那九幽之炎可是这人间独一份啊,别都喷完了,千万记得留一点!只要有了熐火,以后你就是这界老大,别说区区一个禹狁,就是仙帝下来也不敢招惹你!喂喂,不能再喷了,快停下……唉哟哟!!”
 
  “张万财!!”掌柜夫人一声暴喝,声若雷鸣,整个客栈都被震得瑟瑟落土。她手上加劲,几乎将张万财提离了地面,生生将他拖了出去。随后,夫人怒吼声、掌柜哀鸣声、以及拳拳落肉声,交错而至,声声入耳。
 
  上房中,纪若尘早将一切收在耳内,面上浮起若有若无的笑意,口中熐火却是源源不绝。
 
  九幽熐炎与他早成一体,这般生将熐火吹出,苦痛处实与剥骨抽髓无异。然他心如平湖不波,只将体内熐火徐徐吹出,直至最后一丝星火也离体而去,方才张开双眼。
 
  文王山河鼎早已灼炼成青白之色,微微颤动,忽然炸成万千碎片!每片碎片上都粘着一丝熐炎,在千万道湛蓝炎丝的牵引下,山河鼎破片迅速回拢,聚至一点处,化成一颗亮至极处的熐炎星火!
 
  这点星炎闪耀七次后,终化烟而去。火尽烟消处,正浮着一枚通体青色、晶莹润泽的蛋。
 
  纪若尘微笑,笑得欢畅,眼角却有一滴泪下。
 
  什么王图霸业,什么诸界称雄,什么夙世情仇,在这一刻,皆化浮云。
 
  无定天河河畔,正有百万天兵肃穆列阵,诸天君、众仙将各守其位,鸦雀无声。前锋距无定天河十里处布阵,仙帝居中而坐的本阵已在百里开外。
 
  无定天河彼岸,茫茫玄荒中,响起一声若隐若现的异啸。前军传令军官即刻高声叫道:“天妖来袭!”
 
  “天妖来袭!”“天妖来袭!”传令声声,方将消息报至中军,无定天河上忽然掀起千丈巨浪,河水生生向两边分开,露出下方深不见底的河床!
 
  玄荒深处现出一点白影,踏风而来,瞬息间越过天河,在百万天兵阵前立定!
 
  天妖已现出本体,这是一只周身雪白、似虎非虎的异兽,身长不过丈许,看上去似乎也没什么威风,实在让人无法相信,无定天河断流现路,竟会是它所为!
 
  望着面前百万天兵,天妖喉间发出阵阵低声咆哮。哮音一起,登时一道无形震波扩散开来,顷刻送至千丈之外!但凡在震波范围内,无论天兵还是仙将,仙力高的倒飞而出,法力低的直接跌倒。本是整齐如刀削的阵列中,登时多出了一片圆弧形的空地来。
 
  天妖双瞳微缩,早已盯上了百里之外的仙帝!它忽然仰天一声长啸,然后全身发力,骤然一跃千丈,直接冲向仙帝。
 
  天妖长啸方起,昊明立时面色大变,大呼一声:“陛下小心!”即以身挡在仙帝之前!他几乎是刚动,就见万丈白光如潮扑来,白光所过去,仙将天兵,甚至是诸天君都一一倒飞而出!昊明骇然之际,那白光已扑至身前。刹那间,他骤然感到数以千计的力道传至身上,要将他生生拖开扯碎。昊明虽只是十二天君之一,然而追随仙帝日久,论仙力深厚实不在四大天君之下。白光一上身,他仙心立时本能而动,自行驱动体内仙力,以应对身外千道撕扯之力。
 
  然而仙心初动,昊明立时暗叫一声不好!他体内仙力瞬间分成数千道,分头应对外部侵加之力。可是这么一分,仙力互相激荡,突然大乱,轰然炸开,昊明即刻身不由己,冉冉向后飞出!
 
  他已然明白,为何这许多的仙将天君合力,也不能阻挡天妖分毫。其实他们根本不是被天妖以无上道力击飞,而是被自己体内混乱仙力给抛飞。然那天妖瞬间就能引得诸仙仙力大乱,自己将自己抛飞,对于大道的领悟,已到了何等境界!
 
  倒飞中,昊明但见天妖化作一缕白气,已冲到仙帝面前。
 
  仙帝已化作人身,看上去四十许年纪,慈眉善目,一双细长凤眼总是带着温润笑意。见天妖扑来,他飘然起身,间不容发地闪过天妖扑击一爪,然后大袖飘飘,落荒而逃!
 
  仙帝去势好快,几步已迈至无定天河边,沿着河边向西方远飙遁走,瞬间消逝无踪。天妖追得也疾,仙帝虽已快得令众天君目瞪口呆,他却始终不离十丈之地。
 
  数息过后,诸位天君仙将刚从惊愕中恢复,忽然只觉有微风拂面而过,无定天河东方光芒一闪,但见仙帝如电逝长空,转瞬自百万天兵阵前掠过,又消逝在茫茫西方。他身后跟着一道白光,不用说自是天妖无疑。
 
  诸天君刚吐到一半的气,立时又梗在了胸口。
 
  众仙皆知无定天河其实是个环形,其长不知几万万里,将仙界与无尽玄荒隔开。只是,就这一息的功夫,仙帝与天妖就已绕着天河走了一圈?!
 
  又有微风拂过,仙帝与天妖在诸仙面前一闪而逝。
 
  当第三度风起时,诸仙已觉木然。然而这次仙帝在无定天河河畔停下,天妖仍是相距十丈,也不再寸进。
 
  一仙一妖互瞪片刻,大天妖忽然仰天一声长啸,玄荒深处,异啸声陆陆续续响起,这是玄荒各类巨妖异兽臣伏的表示。
 
  天妖掉转头来,转向无尽玄荒深处行去。茫茫天河再次断流,为它让出一条路来。这一次,天妖走得不疾不徐,身后百万天兵,如蚁真仙,矗立如岳,却无一人敢稍有动作!
 
  直至大天妖在玄荒深处消失,诸仙方一拥而上,将仙帝簇拥起来。昊明飞得最远、跌得最重,好不容易才镇伏下体内凌乱仙力,这时仙帝旁边早围满仙人,却是挤不进去了。
 
  于是好一阵乱,诸仙才重行排好阵列,整军回师。直至此时,昊明才得以重新侍立在仙帝身边。
 
  “陛下,那大天妖怎么突然就离去了?”昊明以仙法悄悄问道。大天妖下界千年,重返天界后来势汹汹,将百万天兵冲得人仰马翻,且追着仙帝绕着无定天河跑了三周,怎就突然退走了?
 
  仙帝微笑回道:“他是不忿朕设下此局,赚他去无尽海堵了修罗塔千年。所以此次回返仙界后,绕河追我三周,只是为了出口气而已,并非真要杀朕。不过朕甩不开他,他也追不上朕。纵使他真有杀心,其实也奈何不了朕。”
 
  仙帝又道:“待回去后,将仙籍中吟风与青石那两页撕去。今后何去何从,且由他们去吧。”
 
  昊明应了。
 
  此时此刻,万里之外,顾清与吟风正并肩而行,有惊而无险地过了无定天河。虽在天河之畔过了数千年,这尚是两人首次踏足天河彼岸,离了仙界,步入玄荒。
 
  吟风望定顾清,道:“你可想定了?”
 
  顾清望向苍茫无迹的玄荒,任罡风吹动青丝,悠然道:“无尽玄荒,尽有苍茫大道在。今后千年万载,自可慢慢追寻。”
 
  吟风微笑道:“如是甚好!”
 
  于是两人起行,向玄荒深处行去,只不过一人往左,一人向右。
 
  此时百万天兵各回所部,诸仙也自散去,只有昊明随仙帝入了昆仑。待左右清静,昊明问道:“大罗天君行事虽有不妥,可是攫取混沌之气,逼迫九幽修建修罗塔,皆于我仙界有益,不是一举两得之策吗?陛下又何以想毁了此塔?”
 
  仙帝并不化气而去,仍保持着人身,微笑道:“盘古开天地,清轻者为天,浊重者成地。于天地源处生发的混沌之气,也半上青冥,半下九幽,此方是平衡之道。大罗天君封堵混沌元气,使之多向青冥流溢,逼迫得九幽群魔修筑修罗塔,上天与我仙界决一死战。修罗塔即使筑成,九幽群魔也必大伤元气,决战输多赢少。这即是大罗之计。只是,昊明,你且仔细想想,如此与大道背向而驰,真是好办法吗?如果这般简单采掠可证大道,朕何不将混沌元气一口吞尽,说不定就堪破此界,破空而去了。又何必在昆仑中枯坐十万年,参悟天地大道?况且没有了九幽之炎,九地之下,也自会生出新火来,此为大道生生不息之意。那大天妖之所以只追朕三周便罢,只是因为他也知道,若他坐在朕这位置了,也会如此做而已。”
 
  昊明正仔细体味之际,仙帝忽然又是一笑,道:“你看,人间那九幽之炎,自行熄灭了吧。”
 
  昊明即运起神通,向下界望去,面色便有些古怪了。
 
  仙帝悠然道:“若有余暇,朕倒是想到人间一行,好好的走一走,看一看。”
 
  昊明也有些心向往之,道:“臣自当相随。”
 
  转眼间,已是匆匆十年过去。
 
  自纪若尘解散妖军,不知所踪后,安禄山每况愈下,战局渐渐不利,终为其子安庆绪所杀。史思明与安庆绪又辗转杀戮,内乱纷呈,因此败亡更速。到了此时,战火已熄了数年,神州各地,渐渐恢复元气。
 
  西凉古道上,又逐渐有了远行的旅人。不知何时,道旁多了间客栈,供过往旅人稍作休憩。
 
  这一日秋高气爽,天晴云淡,古道上风尘不起,正是适宜出行的好天气。
 
  客栈中堂不大,堪堪能放得下四张桌子,打扫得倒是十分干净。
 
  纪若尘坐在靠近柜台的一张桌旁,在一只西北独有的大海碗中倒满了烈酒。酒气一出,他身上青影一现,一条小小青蛇自他领口弹出,落在碗边,探头入碗,咝咝地汲起酒来。青蛇身体虽小,酒量却是极好,转眼间已将满满一碗烈酒饮尽,仍是意犹未尽,只是不知道它小小身子,是怎么把一碗酒尽数装入的。
 
  掌柜夫人又拎了一坛酒出来,望着这条小小青蛇,笑道:“小家伙长得很不错,看样子再过个一两年,就可灵智初开了,不过要想早点化形成人,还需寻些灵药服食。”
 
  纪若尘轻轻抚了抚青蛇的小脑袋,微笑道:“无妨,反正时间多得是,慢慢找就是了。”
 
  青蛇又饮了一碗酒,轻轻一跃,自纪若尘袖口钻入,沿着肌肤爬行,游至脖颈处,寻个舒服地方盘了。
 
  纪若尘身旁则坐着张殷殷,十年光阴,她已脱去青涩,初现成熟,然那妩媚清丽,依如往昔。她怀中抱了个婴儿,虽然刚刚足月,看起来却是极漂亮的,已有了她七分影子。
 
  纪若尘颈中青蛇似乎有些不喜欢张殷殷,时时会向她亮一下小牙。张殷殷一边轻轻摇晃着婴儿,一边也会向青蛇回一个鬼脸。
 
  掌柜的提了个青铜小酒壶,懒洋洋地走了过来,在桌边坐了,先自斟三杯,方叹了口气,有些意兴阑珊地道:“世道太过太平了呢,也有些不好。这日子过的,就叫一个平淡如水。一天到晚也见不到几个客人上门,而且都是些没啥油水的。唉,已经快十年没见着肥羊了!天上那班家伙,真不知道都在干些什么,也不怕闲出病来!看来俺起的这‘有间客栈’的名号,财运有些不旺啊!”
 
  听得掌柜的如此长吁短叹,纪若尘不禁莞尔。
 
  此时日头西斜,就要到了关门闭客的时辰。忽听外面蹄声得得,然后但见两个少年骑两匹青毛健驴,停在了客栈外面。
 
  两人年纪不大,方当弱冠,看上去是云游天下的书生和随侍书僮。二人均生得面红齿白,相貌俊朗,主仆都端的是一表人材。
 
  他们将毛驴栓了,书僮即提起行李书囊,跟随着少年书生走进了客栈,寻了靠门口的桌子坐下。书僮便叫道:“店家,打酒上菜,再准备一间上房。菜要两荤两素,不要太咸太油腻,再来一坛好酒,烈些也无妨。我们家公子吃过饭要早些歇息,明天一早,还要赶路。”
 
  跑堂的少年应了,即刻到后厨忙碌,不片刻的功夫,已将酒菜准备齐整,流水价端将上来。
 
  那少年书生饮了一杯酒,只觉一股火辣辣的气息自腹中直冲而上,不觉赞了声好酒。三杯下肚,他不禁豪气渐起,指点着店外,向书僮道:“你看这莽莽风沙,斜阳如血,这才是塞外风光,才是育得出西北铁血汉子的戈壁荒原!只有如此地方,才会有如此烈的酒!”
 
  纪若尘和掌柜的不禁面面相觑,掌柜夫人也自后厨探出一张大脸,不住打量着这少年。纪若尘颈中青蛇微微张开眼睛,向那少年看了看,便又昏昏睡去。
 
  此时客栈中跑堂的少年凑上前去,陪笑问道:“我们这块地方风硬水咸,前面百十里地更是没几户人家。小的看两位可是神仙般的人物,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未知二位客官要去哪里,小的说不定可以为两位指一指路。”
 
  那书生端然坐了,面带微笑,朗声道:“巍巍者,昆仑。”
 
  (全文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本站 SSLV(4683632)

本站小说均为网络转载,以个人爱好收集。

且看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