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曲终 第一百零三章 平静 (完结)

云楚苍白的脸渐渐恢复了血色,胸前的伤口不再汩血,他轻咳了一声,缓缓醒了过来。 
云楚挣扎着支起身体看我,“霓裳,你醒了?你真醒了?” 
“是啊,我醒了,你却受了重伤。”我擦掉泪水,将断裂的鹰链收了起来。 
见到我的神情,云楚动容,却又小心翼翼,“霓裳,你哭了?是为我吗?”他伸出手,不敢碰触我脸上的残泪。 
有,也有为你流的泪,我点头,“你不能为我而死,你知道吗?我会伤心,会难过……”我已经不堪重负了,再也不能承受一个爱我的人离我而去。 
“霓裳,”云楚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你,你为我伤心?你……” 
“云楚,”我垂下眼,说不清复杂的心情,“我求你……” 
“霓裳,你不用求我,”云楚抢白我的话,眸中的光倏然暗淡下来,“我答应了会带你去见他,绝不会食言。” 
我摇摇头,古痕已经走了,我知道云楚会错意了,“你都已经答应的事,我还求你作何?” 
“那你求我是为了……” 
“我求你回宫治伤,还有,不要再为我受伤了。” 
“你会担心我,是吗?霓裳。”云楚再度问得小心翼翼。 
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是,我担心你,知道吗?” 
“好,好。”云楚一把握住我的手,绿眸闪着喜悦的光,“我答应你,以后不再受伤,也绝不再让你担心流泪。” 
“那好。”我淡道,“先回宫吧。”我拉开车帘看向穆枭,“掉头回宫吧,有劳你殿后了。” 
“是,微臣谨遵娘娘懿旨。”穆枭应答进退有度,似乎早已调整好了情绪,不容人看出丁点儿不妥。 
我释然一笑,抬头看了眼天,天终于亮了,新的一天开始了?而我准备我了吗?猛吸一口气,古痕走了,云楚醒了,真的该开始新的生活了。 
生活就是这样吧,机械而无情。不会因为人的眷恋而停歇不前,我的心其实还是乱的。 
我知道我深爱着古痕,缘于我始终不愿放弃的心中那抹乾坤宇内倾城的笑,缘于两颗孤独的心的契合。说到底我和古痕一直是同一种人,生命的大部分时间为别人活着,不经意间,便让自己活得累,也被生活牵着走。我读懂了自己和古痕,所以我爱他爱得透彻。 
而云楚,我从来没有读懂他。他用尽全力为自己而活,活得精彩,也活得世俗,为得到他想要的一切他费尽心血,主宰着生活的旋律和节拍。掠夺是他一生的脚注,掠夺天下,掠夺我的情感。 
为云楚动心出乎了我的意料,朝夕相处的四年我没有爱上他,可生命垂危的一夜,我却动心了。或许这就是宿命的安排,我终于走出了自己以古痕的名义编织的爱情结界。 
我有些惶恐,我崇尚一生一世专一的爱情,可我现在又对云楚动了心。我曾经以为水墨宇般温柔飘逸的男子是我此生所求,可我真正爱上的却是孤独冷傲的古痕。生活似乎总不如我想象的那般完美,残缺才是他的本色。 
看着初升的旭日,想到了古痕离去时的话,要我幸福,也许不再自我禁锢,顺应生活,顺应心,我就会幸福了吧。放下车帘,甩甩头,何不让生活去证明一切? 
车轮滚动,车辚辚,往回行。 
拉回思绪,我扶云楚坐起来,随意寻了个话题,“知道是谁射的那一箭么?”其实鬼医说“破云箭”是雪盟的箭,我已猜定了阴寻。 
云楚稍稍挪动了身子,忍着痛楚对我笑,“天下会用‘破云箭’的只有两人,‘雪盟’尊主与少尊主,射伤我的,是少尊主阴寻。” 
“不过真正要杀我的,是牧原。”云楚叹息一声,我没有插话,“我原将他软禁在皇宫别苑,却被阴寻救走了,他们一路南下,这两年一直在南方召集旧部,意欲西进诛杀我,重夺帝位。前不久,我调兵捣毁了牧原一伙乱党的所有据点,他们仓皇四逃,牧原,阴寻逃入了落日城,一直在寻机刺杀我。” 
“那你打算怎么办?会大开杀戒吗?”我拭掉云楚额头的汗珠,禁不住摇头,阴寻,牧原本该收手了。大势所趋,天下已初定,上君无大过,再兴战火,非民所愿,只能失道寡助,落魄收场。 
云楚捂住仍插着箭的胸口,瞟了我一眼,“朕在皇后眼里就只会杀人么?你放心,朕答应过,只要你好起来,朕不再造杀孽,朕一言九鼎不会食言。” 
我淡笑,“其实我并非反对全然不用武力,我只是希望凡事都能先用和平的方式试着解决。这件事,我看不如先用我的方法试试看,倘若他们还是冥顽不灵,再用武力可好?” 
云楚淡定笑容,“皇后为朕分忧,朕乐见其成。”说完云楚半闭了眼,似乎伤口发痛,我见了,心中不忍,嘴上道:“不想告诉我,为何会中箭吗?我记得穆枭说你原本穿了金护甲的,怎会无端端没了?”若有金护甲,只怕就不会轻易中这一箭了。 
“朕脱掉了。”云楚半启眼眸。 
“为何?” 
云楚睁开眼,“因为有人问我,如果用我的命可以救你一命,我愿不愿意。” 
“用你的命救我?”就是颜娘说的那样么? 
“是,他说此次是你命中注定的一劫,唯一的化解之法是用我的命救你,否则你绝无生机。”  
“所以你故意受了一箭?” 受了一箭,就是要将颜娘从我体内引出来吧?可救了我的命,“你不怕自己没命了吗?” 
“怕,你知道我不舍得离开你。”云楚冲我虚弱一笑,“不过,我虽不知受那一箭的内里玄机,但我相信他说的,这是救你的唯一方法。” 
“万一你命丧当场呢?”不知深意便敢以身涉险?云楚啊,万一颜娘并不救你,你便没命了。 
“万一?倘若真有万一,朕也心甘情愿。”云楚深情地盯着我,“因为我与他一样爱你,他能为你做的,朕也能。” 
“他?”我捂住了嘴,一样爱我的,只有,“古痕?”我原以为那个“他”是玄机。 
云楚点头,“就在我策马奔入白马谷的时候,他出现了……” 
出现了?是啊,古痕至死还不忘守护着我啊。泪又涌了出来,可如今他却解开鹰链,走了。爱我如斯,古痕是笑着离开的,他是放心了吧,一代开国帝王愿用生命救我,我的幸福,他放心了。 
“后来呢?古痕还说了什么?” 
云楚顿了顿,“他还说,要我给你幸福。” 
幸福?鼻头一酸,我泪如泉涌。是啊,古痕一直不曾忘记过要我幸福。我闭上双眼,露出一抹浅笑,古痕,你的愿望我记下了,我会随你的愿,幸福起来。 
你看到了,会倾城一笑吗? 
  
我止住泪缓缓睁开眼,古痕,等着我,我会带着我的幸福去看你。  
云楚凝望我,忽然坚定,“霓裳,我会让你幸福。” 
我噙泪点点头,“好。” 
这一声“好”便混着马蹄声奔回了皇城。 
皇家御辇去而复返,我死而复生,云楚身负箭伤,再度点燃了皇宫的沸点。云楚的乾坤宫内,人影闪动,有资格进入这里的人都来了。我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鬼医与太医们忙忙碌碌,听着三妃九嫔的抽泣和太后的叹息声。 
云楚握着我的手,一直不肯松开。 
“该死的!”云楚手一紧,咆哮一声,鬼医握着箭的手居然松开了。 
“怎么?为何不拔?”我急问鬼医。 
“回娘娘,”鬼医蹙眉解释,“属下没把握。” 
“这是何意?” 
“娘娘,‘破云箭’乃一箭千针,箭头内有千根细如牛毛般的铁针,一旦属下力度不准,拔出箭头的同时,铁针便会射入皇上体内,顺着血脉流动。不出几个时辰就会……”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太后一听也急了。 
“太后恕罪,属下无能。” 
铁针,铁针么?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让铁针不进入云楚体内?有什么办法呢?我踌躇着,铁?对了,“穆枭。” 
“臣在。” 
“为我找几块吸铁石来。” 
“吸铁石?”穆枭迟疑了。 
“就是军队里指南车下面的那块东西,快给我找几块来,那东西能吸铁针。” 
“微臣遵旨。” 
“娘娘英明。”鬼医听了我的话,已然明白我的意图。云楚咬着牙,向我投来赞赏的微笑。穆枭很快回来了,带来了吸铁石,我将吸铁石放在箭头旁,看向鬼医,“开始吧!” 
鬼医微微扯开云楚的伤口,握紧箭,一用力,云楚怒喝一声,箭头被拔了出来,力道刚刚好,箭头并未打开射出铁针。 
我抒怀一笑,所有人也都笑了。太医急忙处理箭头留下的伤口。 
云楚拉着我,“霓裳,我一定会尽快好起来。” 
浅笑,我知道,云楚是说话算数的,他会很快好起来。 
在云楚恢复的这段时期,我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不再固执地去分辨我对古痕,云楚的爱。这期间,我常为恢复中的云楚抚琴,以舒缓他的情绪。他并不精通音律,唯一学过的笛子,也只会吹几个简单的旋律,但他每次听我弹奏时,都异常专注,认真,我明白他倾听的是我的心。
用他的心听我的心。 
渐渐,我与他之间的欢笑,似乎也多了起来,心与心的沟通并不费心思。 
——《大觉国史札记》 
大觉国睦和五年九月,初帝偕穆后登醉城鬼山绝顶,将鬼山更名“痕山”。 
大觉国睦和五年十月,初帝遣返掖庭悦熙及未临幸嫔妃八十六人,独宠穆后。 
大觉国睦和七年七月,穆后诞下初帝第三子,初帝大喜,赐名“翔痕”,封逍遥王。 
大觉国睦和十六年十二月,初帝禅让,太子承鼎登基,称元帝,改元“仁德”。尊初帝为圣武太上皇,穆后为仁智太后,史称“大觉国第一贤后”。 
同年,大觉国“睦和之治”结束。 
大觉国仁德元年一月,圣武太上皇偕仁智太后避居痕山。 
大觉国仁德四年,元帝大婚,迎博、渊两郡国共尊之天女文氏为后,史称孝贤皇后。元帝在位六十四年,废后宫,一生专宠文后。 
同年,大觉国史上最著名之“仁德盛世”开始,持续六十年,兴盛不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本站 SSLV(4683632)

本站小说均为网络转载,以个人爱好收集。

且看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