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篇 最终章 光芒 (完结)

晚风已逝,初升的晨曦令草叶上的露水变得晶莹透明。尽管黑夜还未完全消散,但这片大地的轮廓已然显现了出来。在这个静谧的山谷里,眼里看到的一切都无比地令人安心。
  这大概就是家的感觉吧。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那么温暖。盛开的紫罗兰,还有那座小木屋的遗迹,这些都是记忆中永远不会忘记的东西。他们还在这里,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没有被任何外来的生灵
 
惊扰过。
  太好了,终于可以带着一颗平静的心回到这里,回到这个家。
  “我很幸运。”
  把那块木牌放回小屋的门前时,维恩发自内心地感叹着。而克罗米没有说话,目光始终停留在木牌上面。她那双红宝石般美丽的眸子里,此刻正闪耀着奇异的光。
  “法琳,维恩和克罗米的温暖小家”——刻在牌上的那行字,历经多年依然十分清晰。
  “感觉终于松了一口气。”维恩笑了笑,低下头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我们回来了,法琳。这么久没能回家见你,真的很抱歉。”
  说完之后,他伸手去拉克罗米,但对方却避开了他。这个女侏儒的目光还停留在木牌上,而当她察觉到维恩的动作之后,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肯接受我给你的生命呢?”她用有些幽怨的口吻问道,“在那个封闭的世界里,你可以继续活着,但你却打破了它,把我送给你的生命又还给了我。”
  “嗯,我觉得这样做是最好的。”
  维恩一点都没犹豫,笑着回答了她。但克罗米的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
  “这样的话,我们又回到共享的生命周期里了。我已没有力量把自己余下的寿命传给你,而我们所剩的共同寿命已经……”
  “好啦,没关系。我本来就希望这样。”
  维恩打断了她的话,而后不由分说地牵起了她的手。
  “我说过无数次了,会与你同生共死。现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止我达成这个愿望了。”
  克罗米的小手挣扎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任由他这么握着。她把脸别到一旁,不想让维恩看到她此刻的神情。
  “克罗米……”维恩笑了笑,重新抬起头望着渐渐变白的天空。“这个世界得救了吗?”
  “嗯。”
  “真好啊。可惜已经没时间到处走走,到处看看了。我们可能很快就要死掉了呢,在这个不为人所知的地方。你是不是很害怕呢?”
  “不……”克罗米轻轻地摇头,“这生命是你给我的,能享有它,我已经感到很满足了。”
  “嗯,我也一样。谢谢你给了我新的生命,陪着我这个不中用的人走到这里。”
  克罗米则不自在地扭着身子,神色显得有些羞赧。于是他说完这番话之后立刻拉着她,朝小屋旁边的花园走去。当两人的脚踏入紫罗兰丛中时,一阵微风忽的从前面吹来,将散落的花瓣送上了天空
 
  “还记得我们曾经在这里度过的时光吗?那次愉快的午餐,还有法琳告诉我们的故事。她说,不论任何时刻,任何季节,风都是在唱歌的。”
  望着飞舞的花瓣,维恩拉着克罗米一起躺了下来。
  “这所剩无几的时间,就让我们好好听一听当初没有听完的歌吧。”
  “维恩……”克罗米突然转过头来,双眸变得有些朦胧。“我……”
  “怎么?”
  “……不,没什么。能够在你身边陪伴你到最后,真的很开心。”
  克罗米没有再说下去。她的小手也用力抓住了维恩。
  太阳渐渐驱走了所有的黑暗,穿破云的缝隙照射下来。一百万年以来,这位红色的母亲从未忘却自己的职责,即使她眷顾的世界已然面目全非。
  ——多么温暖的光啊。一想到这是自己最后一次看到日出,就突然感到好舍不得这个世界,好想能够再多活一会儿、多呼吸一次、多仰望天空一秒钟。
  ——原本以为自己感情没这么丰富;原本以为自己只是个冷血恶魔;原本在那个见不到阳光的地方活下去的目的,是为了毁掉这光明。
  ——但是,她带我走出了那里;然后,另一个她告诉了我生命的意义。和她们在一起的这数千个日日夜夜,我不会忘记。永远不会。
  ——我啊,果然还是喜欢这个世界。和她一样,和所有生活在这片天空之下的善者一样,非常、非常地喜欢。
  当金色的光芒冲破一切阻碍,将仁慈的光芒无私播洒于大地之上时,两人的手指交错在了一起。尽管互相已无法再感受到对方手心里传来的温暖,但现在不论怎样的寒冷都无法把他们拆开。
  ——心平静了下来。从遇到她开始,许久没体会到这样安宁的心境了。
  ——于是继续吧,这样安心的感觉。就像太阳,平静地升起、平静地落下。
  维恩感到由衷地满足,沉重的眼皮慢慢阖上。在永恒的宁静带走他和她的灵魂之前,他的嘴角微微地张开,失去温度的手紧紧地与她交织在一起。
  “我爱你,克罗米。”
  拂过面庞的,是清晨的微风。
  久违的声音,和很多年前的那一天一模一样。是风在唱着悠长的歌,为她的子民祈祷,带着他们前往幸福与希望的彼方。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里,我和他一同旅行,并肩战斗。我们所经历的那些事,比很多人一生的经历都还要丰富多彩。
  ——尽管我也曾与他敌对,也曾因为误会或是巧合而相互错过。但我们总是可以再次相遇。
  ——我知道,我期望他能永远在我身边。尽管这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奢望,但我依然会为此向圣光祈祷。
  ——我啊,不会忘记你。你的名字、你的容貌、你的声音。
  ——绝对不会忘记。
  “骑在马上都能睡着,我真是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怪不得我家的小雅斯彼丝都认为你是个很好欺负的女王。”
  把差点从马背上掉下去的约西亚叫醒之后,银发的女黑骑士叹了口气。而约西亚看上去还有些神情恍惚,好半天才清醒过来。
  “啊,抱歉,有些失态……”她连忙整理了一下衣服,把王冠重新戴好。
  “马上就要到王城了。”乔认真地对她说道,“约西亚——不,现在该正式称呼你为女王陛下。今天是洛丹伦复国的日子,你可不要有什么懈怠。那些追随你的人民用了四年时间重建了这座都市,
 
为的就是在今天迎接你登基。不要辜负他们的期望。”
  “嗯,我知道。”
  约西亚向后望了一眼。长长队列,从自己这里一直延伸到了地平线的尽头。在这支庞大的仪仗队之中,洛丹伦王国的旗帜再一次竖立起来,此外还有其它几个人类王国和白银之手骑士团的旗帜。显
 
而易见,今天不仅对于复兴的洛丹伦,甚至对于整个人类世界都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她抬起头,望着蔚蓝的天空。许久之后,一声沉重的叹息从她口中发出。
  “已经过去四年了啊……”
  “嗯。”
  乔当然清楚约西亚在说什么。在那场可怕的大浩劫之后,艾泽拉斯奇迹般地获得了新生,许多死于上古之神魔爪下的无辜生命也复活了。在这个世界数十万年的历史中,从未发生过如此惊人的奇迹
 
。而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没有人知道究竟是谁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可以让世间万物重焕生机。有信仰的人们认为这是他们的“神”所引发的伟大变迁,而没有信仰的人们也渐渐有了信仰,毕竟
 
除了“神迹”之外,已经找不到别的合理解释。
  这个世界复活了,并且发生了变化。所有人都不能再使用魔法,奥术洪流彻底从天空中消失掉了。但这并没有阻碍人们重建家园。相反的,在经历了浩劫之后,大家不知不觉间变得比以前更有活力
 
、更加热情了。尽管上古之神几乎毁掉了他们过去所积累的所有财富,但却无形给予了他们努力向上的精神。
  约西亚正是这群人之中的一员。她变得十分坚强,也更懂得聆听别人的心声。
  这样的时代,也许不是最好的,但绝不是最糟的。
  “女王陛下,你在这四年所做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今天你有资格享受人们的欢呼声。”乔重新把目光投到约西亚身上,“所以请振作精神,至少别像刚才那样说梦话。”
  “梦话?”约西亚感到有点吃惊,“我刚才说了什么梦话?”
  “……”
  “乔?”
  乔突然发现自己摆了一个乌龙。她当然听清了约西亚的梦话,但约西亚自己却不一定希望听到。然而,看着对方这张有些急迫的脸,她又不好不说。彷徨了一会儿之后,她只得叹起气来。
  “维恩。你提到了维恩。”
  “……啊,是这样么……”
  约西亚稍稍愣了一下,但立刻就把这一丝表情给掩饰了起来。她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但也不再把那看似自然的笑容挂在脸上了。
  “虽然这么说有些无礼,但是……”乔犹豫了一下之后,重新开启了话题。“你真的不打算派人寻找他吗?也许他还活着。”
  “不,不用了。”
  约西亚想也不想就用固执的口吻回绝了乔的提议。这位年轻的女王微微皱起眉头,把一只手掌放在自己的胸口上。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在自己体内包藏着的那团光。这是让她把希望与奇迹带给这个
 
世界的力量,是无数逝去的灵魂交托给她的意志。虽然她曾经只为自己而活,但现在已经不可以这么做了。
  ——必须一心一意为世上的人们做些什么。作为一个王国的统治者,不能依着私情行事。所以她选择了断绝这个念头,再也不提起。
  “乔,艾鲁拉最后还是没来吗?”
  “嗯。她和梦境女王去卡利姆多了,说是要遵守以前的约定,将血色十字军的故事传唱给所有人听。”
  “是吗……她没来,真有点可惜。”
  约西亚实际上是知道的,艾鲁拉与伊瑟拉的道别并不是为了吟游。塞纳里奥议会的新领袖与最后的巨龙现在要前往的是依然未能安定下来的希利苏斯。虽然上古之神的活动迹象已经完全平息,但那
 
儿的时空却陷入了新的混乱之中。据说一些身躯仿佛由花岗岩铸成的“龙”正在那一带活跃着,似乎酝酿着阴谋。而伊瑟拉曾无意间和她提到过,这些怪物身上散发着一股熟悉的气息,它们的领袖也许
 
对所有人都不会陌生。但这个“领袖”究竟是谁,梦境女王并没有说明。
  在洛丹伦的东北方,盘踞在奎尔萨拉斯的精灵们正为失去魔法之源而痛苦着,他们之中的极端分子试图重新唤醒太阳井,甚至有传闻说他们在召唤恶魔;在卡利姆多,新生的部落也处于混乱中,失
 
去了被遗忘者这支力量的他们,强烈要求团结别的种族,重新在东部大陆的人类区域里获取话语权。
  ——这个世界远未获得真正的太平。
  “世事无常,而作为芸芸众生里的渺小一员,我们能做的事情很有限……”
  约西亚感叹了一句,拉了拉战马的缰绳。宏伟的洛丹伦王城已经呈现在她眼前,此刻城门大开,成千上万的市民正在城外的大道两旁聚集着。看到女王陛下的仪仗队抵达,他们一同爆发出震耳欲聋
 
的欢呼声。
  “为了洛丹伦!为了人类!”
  “感谢圣光!”
  “女王陛下万岁!”
  ……
  约西亚振奋精神,骑着马来到了队伍最前面。她朝着这些欢迎自己的人们不停挥手,心中充满了巨大的荣耀。从十多年前那次悲惨的逃亡开始,她历经了太多艰难险阻,如今终于完成了自己的诺言
 
  洛丹伦王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国王,约西亚·米奈希尔。这个国家的新历史即将由她书写。
  然而,就在她自豪地把目光投向人群时,一个一闪而过的影子却突然让她愣住了。她停下了马,魂魄像被勾住了一样,整个人呆在了那儿。片刻之后,她使劲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刚才看到
 
了幻觉。
  乔立刻从后面拍马赶上。“怎么了?”她用略大一些的声音向这位突然发呆的女王发问,“女王陛下,人群里有异样?需要让近卫军加强戒备吗?”
  “……不。”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约西亚摇了摇头,重新露出微笑。
  “我一定是看错了。我相信这里的所有人,正如他们相信我一样。”
  于是,她再次拍打战马的缰绳。人们将浸湿的玫瑰花瓣洒向她,为她祈福。在人们的拥戴下,她继续向前,再未朝刚才那个地方看一眼。
  “真是个敏锐的人……”
  当女王的身影消失在漫天的鲜花与旌旗之中时,穿着黑色风衣、戴着罩帽的男人冷笑了一声,转身离开。而他身边的人们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庆祝上面,竟然没察觉到这个可疑的人存在。虽然人群拥
 
挤,但他却并未费太多力气就从他们之中钻了出来,因为他少了一只手。
  在路边一块岩石的后面,双眼蒙着黑纱的少女正静静地盘腿坐着。当他走近时,少女抬起头,脸朝着他,就像是能清楚地看见他一样。
  “这些凡人真是有趣。”他耸了耸肩,“但我懒得陪他们继续闹下去了。”
  “那我们就走吧。”
  盲眼少女说着便站起身来,而他向前跨出一步,牵起了她的手。
  “这丰饶的大地依然活着,所以你活着。因为你活着,所以与你缔结了契约的我也会一直活下去。我亲爱的弟弟啊,如果你现在看得到我的模样,是不是会嘲笑我呢?好吧,尽管嘲笑,因为你的确
 
赢了我。你永远是父亲的骄傲,也是我的骄傲。”
  男人抬起头,望着天空。他很少在如此晴朗的天空下行走,也曾讨厌这样做。但现在这么做了之后却并未觉得有多少不适。原来这样也挺舒服的——他如此想到,但没有说出来。
  “看看这美丽的世界吧,凡人。好好看着,把所有的记忆都珍藏起来,免得哪一天又不小心被敌人夺走了。从现在开始,你们迈开大步走向未知的新世界,而我呢?我会等待,等待你们停下脚步的
 
那一天到来,然后把本属于我的东西重新夺回来。永远不要让我看到你们的破绽啊,凡人!我爱你们!”
  他大笑着,拉着盲女的手朝城外的森林走去。
  人群的欢呼声已经到达了顶点,因为约西亚进入了王城。阳光照在她那张尚显稚嫩的脸上,而教堂的钟声也随即敲响。一下、两下、三下……
  在钟声的祝福下,她离开坐骑,匍匐在地,鲜艳的嘴唇轻轻吻着自己故乡的土地。
  阳光,温暖的阳光。它从世界诞生的第一天开始就照耀着这里,以后也是,永远都是。
  天空
  我的女儿,看着你平静地闭上双眼,我只能感到深深的歉疚。
  你最终接受了我,也拒绝了我。你为这个世界付出了自己的全部,却不愿意接受我和这个世界赠予你的礼物。
  就这样结束,真的好吗?
  ——我很想这样问你,在你和那个凡人一同拒绝了我赐予你们的生命时。
  然而,我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这是你和他执意选择去走的一条道路,我会尊重你的选择。即使这使你再也无法张开双翼,无法飞翔,我依然只能怀着痛苦看着你,为你祝福。
  我必须谢谢你,你在生命的最后告诉了我何谓凡人的力量。
  我也必须谢谢他,那个陪伴着你,与你分享所有的痛苦与希望的凡人。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为这个世界所做的一切。
  然后……再见。
  愿风载着你们的灵魂,愿你们永远在这片美丽的天空之中翱翔。
  飞吧,风的子女。勇敢地扬起翅膀,飞吧。
  从此之后,这个世界上不再有神。
  从此之后,这片天空将属于所有自由的灵魂。
  飞吧,飞吧。
  我虽已不在这里,但我会永远注视着这个世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本站 SSLV(4683632)

本站小说均为网络转载,以个人爱好收集。

且看天下